通知公告:
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新闻中心

服务中心

预约热线 TEL:0551-63892300

公司新闻

管学军:大事背后的大势 · “国六”牵动国家战略

文字:[大][中][小] 发布时间:2017-1-9  浏览次数:532

转载自 2017-01-04 管学军 

前言

2016年即将过去,这一年汽车行业发生了哪些大事?这些大事的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大势?今日起,《选车网》将陆续发布《大事背后的大势》系列文章,为您一一详细解读。

《轻型汽车国六标准》已经出台,由于关乎上亿辆汽车的“排放命运”,甚至数亿人民的“呼吸命运”,“国六”当之无愧地成为2016年汽车行业的“头等大事”。而在规定时间内,要求机动车尾气排放“比空气还干净”,或需要借助甲醇燃料才能实现。

对于雾霾笼罩下的人们来说,尽早解决空气污染问题是头等大事。对此,有关部门采取了“提升油品质量”和“控制机动车尾气排放”双管齐下的措施。

201711日,北京市将实施第六阶段车用燃油标准。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试验表明,汽油车使用第六阶段油品后,车辆颗粒物排放降幅达10%,非甲烷有机气体和氮氧化物总体削减8%~12%;柴油车氮氧化物下降4.6%,颗粒物下降9.1%

开发时间不足 后果非常严重

近日,《轻型汽车国六标准》已经出台,这是根据我国实际情况,借鉴欧美两大排放法规体系后形成的符合中国国情的标准,因而被专家称为“史上最严汽车排放标准”,也是全球最严的排放法规。

对于轻型车排放限值,国家此次分别制定了国6a阶段和国6b阶段两个水平的要求,计划于202071日,与202371日分阶段实施。与此同时,“国六”采用了燃料中性的原则,即无论采用哪种燃料,排放限值是相同的。

与国五限值相比,国六的排放标准几乎严了一倍,且新增了颗粒物数量(PN)限值要求,加严了加油过程污染物的控制要求,与混合动力汽车的试验要求。因此,有内燃机专家称,机动车达到国五标准之后,尾气整体的清洁度高于当前的空气,而“达标国六”之后,各种工况的尾气排放都会比空气还干净。

假以时日,如果全国上路行驶的机动车都能达标“国六”,或许会大大改善“挥之不去”的雾霾天气,但就目前情况来看距这一目标尚有不小差距。因为异常苛刻的“国六”排放标准,对于技术研发实力相对薄弱的本土车企来说 “亚历山大”。所以,既要“达标国六”又要做好成本控制,成为本土企业的头等大事。

 “国六”标准从发布到实施仅仅给了3年的时间,由于时间太紧,不仅没有给整车企业留足开发时间,就连零部件配套企业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以后处理系统为例,目前国内虽然有小部分企业开发出了SCR(选择性催化还原装置),并上了公告,但实际产品远达不到相应的排放要求,并且产品的耐久性和稳定性还需要时间来考验,与国外企业的SCR系统更不可同日而语。

目前国内SCR整套系统价格在6000元人民币左右,还来不及形成批量从而降低成本,而博世推出的低配版SCR系统售价已经降至3000元人民币,价格相差如此悬殊,国内厂商几乎没有竞争力,因此国外厂商生产的SCR成为了车企的首选配置。另外,“国六”的排放要求高于世界上任何标准,整车厂要想达标必须进行大量的开发工作,并做足够试验,因此需要进口大量的仪器设备,一家企业就要花几百万,乃至上千万元地采购,全行业几十家企业一起采购,费用之大可想而知。由于没有留足时间,国内设备制造企业没有时间开发相关设备,这块市场将拱手让给跨国公司,而且因为中国没相应的设备,跨国公司要多少钱中国公司就得付多少钱。所以从这个角度看,中国排放标准升级的最大受益者反而是国外相关的供应商。

 “国四”升级“国五”的研发成本尚未摊销完,这已经让某些本土企业入不敷出,如果“国六”实施后,本土企业依然无法在保证产品性能和耐用性的前提下降低成本,就可能因无法达标而倒闭,而国外企业将继续呈现“碾压式”垄断。表面看倒闭的是一些主机厂,而背后倒闭的将是一大批零部件供应商。主机厂员工和零部件供应商的员工数量比大约是1:11,因此主机厂关门后将给社会带来巨大的问题,在供给侧改革遇到巨大阻力的当下,其后果尤为严重。

甲醇将成中国大招

“全国一盘棋”的方针下,治理环境污染的同时还需保障民生与能源安全,这成为有关部门的头等大事。

实际上,控制排放从来就有两条路,一条是从技术角度解决问题;另一条则是从燃料角度想办法。在我国几代领导人的关注下,经过6个五年计划的研究、实验、小范围推广试验。目前看,经济、环保的甲醇将成为首选技术路线,无论使用100%的甲醇还是掺烧,在排放方面都优于纯石油产品。

专家指出,在传统燃料中掺烧甲醇,将大幅降低达标“国六”难度,同时将有利于降低我国对国际原油的依赖度。

20121月,工信部在山西、陕西、上海等地开展甲醇汽车试点工作。20148月,工信部将贵州和甘肃也列为国家甲醇汽车试点。其实,我国甲醇燃料和甲醇汽车的开发已经进行多年,甲醇发动机在技术上处于国际领先地位。

以汽油车为例,要改装成甲醇汽车,只需要在汽车喷油嘴和原车电脑之间加装“多燃料发动机智能控制系统”,把“多燃料发动机智能控制系统”串联在整个系统中,起到调节喷油量的作用,这样就能改变原车的运行参数,使汽油发动机能够燃烧甲醇燃料。安装这样一套装置价格约1500-2000元,与天然气、石油液化气相比改装费用低。这使得甲醇汽车更具备大规模推广的现实性。所以,虽然具有甲醇汽车生产资质的企业不多,但民间自发改装的甲醇汽车数量庞大,市场潜力不可小觑。

从环保方面来说,甲醇汽车的常规排放和非常规排放均优于汽柴油。根据工信部甲醇汽车试点中常规排放检测数据,甲醇汽车比国Ⅳ标准的限额值低40%~50%,部分指标达到国Ⅴ标准。

在经济性方面,甲醇汽车要明显优于汽油车。以工信部甲醇汽车试点的吉利海景SC7甲醇轿车为例,甲醇消耗量为15.3L/100km,同排量轿车汽油消耗量为8L/100km,甲醇与汽油替代比为1.9:1,且比同款同排量汽油车燃料成本节省48%

并且,从劣质煤炭、焦炉气中提取甲醇,对于我国这样一个石油短缺、煤炭资源丰富的国家来说,既有利于充分利用煤炭资源,又能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而将甲醇作为车用燃料,不但有利于环保,还可以解决煤炭、煤化工企业开工不足导致的职工下岗问题。而这些企业来说,甲醇汽车的发展带动了甲醇燃料的需求,是解决下岗职工生计与饭碗的“头等大事”。由于生产甲醇的原料丰富,一旦将甲醇列为车用燃料,必将开启一个新的产业链,因而给社会带来众多新增的工作岗位。

此外,在我国油气对外依存度不断攀升的情况下,发展来自本土的甲醇替代能源,有利于促进能源消费结构多元化,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国家的能源安全问题。

如今,生态环境的恶化与污染事件的频繁爆发,使得通过法规淘汰技术落后的企业,走“可持续发展道路”的呼声越来越高。而作为清洁能源的甲醇,在经济发展、环境保护、能源安全方面起到了联动和平衡作用。发展甲醇汽车,带动了汽车企业、煤炭和煤化工企业等实体经济联动发展,有助于提振实体经济发展;而甲醇燃料在低排放方面的先天优势,有助于机动车达标“国六”、消除雾霾 ,减轻了高价购买国外设备治理环境污染的财政压力,一举多得。

《选车网》把“国六”列为2016年的“头等大事”进行盘点,不仅因为“国六”标准的推出,使中国的汽车尾气排放标准登临全球之最。更重要的是,以“国六”标准的推出为契机,必将带动中国能源结构的改变。而且由于中国在车用甲醇燃料和发动机技术方面已经处于国际领先水平,一旦甲醇正式成为车用燃料,我国或将在甲醇汽车领域形成独有的技术优势。能源战略始终是国家战略,汽车工业又是国家的支柱产业,表面看“国六”只是个汽车尾气的排放标准,而实际上牵出的是国家战略的调整与优化,同时影响着供给侧改革的推进。